智能问答
县情
当前位置: 首页 -> 县情 -> 兰陵文化 -> 兰陵文化 -> 正文
鄫 国 沧 桑
发布时间:2019-04-09 点击次数:
【文字大小:

兰陵县境在远古时代属于东夷文化淮夷地区,小湖子、程村、东城子、城子等古文化遗址,苍邳交界处的新石器时代的大墩子遗迹,和鄫国故城、襄贲故城、向邑故城等遗址,至今犹存,代表了古代苍山地方的文明和辉煌。

相传在远古时期的夏代,黄河故道暴水, 淮河淤积,加之海水倒灌,使泰山以西的东平、济宁至曲阜、微山连 接沂蒙以南地区,成了一片泽国。在这个大泽国里,人民被迫逃避到一个个高地上,形成了许多孤岛。其中就有叫“鄫 ”的这个地方。鲧是尧舜治下的一位治水首领,治水九年,用湮塞的方法,淹没许多人民生命,在治水现场沂河的出口处“羽山”鲧被处死。《禹贡》注:“羽山在郯城县七十里”。继而由其子大禹接替此职。在禹治水的十三年中,《尚书正义·夏书》里引用孟 子的话说:“禹三过门,不入其家门”“是至门而闻启(大禹之子名 )泣声,为己子而爱念之”,但为了治水,听见他结婚后在外治水时 生的儿子啼哭,仍未进门探望。在“淮沂其治,蒙羽其艺”之地 (《史记·夏本纪》),淮河和沂水流过的地方,蒙山和羽山之间, 这片淤积几十年大水的地方,经过大禹的治理,将淤积的大水引入大海,清理了黄淮的一些河段,开出了许多良田和桑土,成为人民安居乐业的地方。在低洼地留下了微山、 东平、钜野、骆马等“四渎”,成为有利于先民生存的湖泊。其后划分了行 政区域,也就是青、兖、徐、扬、梁、豫、冀、荆、雍等九州。禹治水有功,舜将部落联盟首领之位禅于禹,其后裔姒姓便在东海(即鲁南苏北一带)滋生繁衍, 从事着耕耘、蚕桑、冶炼、制陶、渔猎等生产活动。 禹是夏朝开国之君。禹生启,启生仲康,仲康生帝相, 帝相生少康。公元前2053年,是夏代“少康中兴”之时,少康传位给长子杼(一作予),其次子曲烈被封于鄫(亦作鄫),为夏代的方国。曲烈是鄫国的始封国君,城邑在今向城镇的鄫城前、鄫城后两村之间。因该国介于山丘平原地区,北接沂蒙山区,南是黄淮平原湖泊,东西泇水环抱,水源充沛,土地肥沃,适宜桑麻生产,多产丝麻织品“缯”,故以此为国名。

夏朝末年, 桀是历史上有名的暴君,致使众叛亲离。东方商族日益强大,首领汤率兵伐夏 ,东方诸侯方国纷纷归附。据《夏志传》记载:鄫和东方8个小国各派精锐之士千人,战车百乘,组成八国之师参战,鄫军在伐辛之战中取胜。商汤率五千精锐战于鸣条(河南封丘东),夏桀败亡,商朝立。商朝(前1600--前1046年)的统治区域比夏代广阔,统治中心称“邦畿”,之外为方国。鄫国作为商王室统治下的臣属之邦方国而延续。商前期邳国(今邳州)等地发生过反商斗争,被商王派鄫等国出兵镇压下去。商建国一百年后的祖乙时代迁都于庇(今费县),鄫国又成为商统治中心地带。今县境内的卞庄镇柞城、大仲村东城子、向城镇城子、兰陵镇刘家堡子等遗址,代表了商代文化的发展水平。

西周(前1046--前771年)时代,实行“封邦建国”、“分土封侯”制度,初年大分封时,山东一带封了几十个姬姓国和异姓国。鄫国后裔作为夏禹的后人继续分封于鄫地。成为周王朝的封国。东周春秋(前770-前403年)时代,东周王室衰微,诸侯坐大,出现了大国争霸的局面,许多小国相继被灭掉。鄫国依附于鲁国,是齐鲁之邦国的一部分。其周围鲁国设有向邑(今向城)、次室(今兰陵)、蔇(今车辋)诸邑。公元前646年,鄫子的夫人季姬回鲁国看望父母,季姬的父亲鲁僖公因为 女婿鄫子不来拜见他而大为生气,就不让季姬按时返回鄫国。这年夏天,季姬秘密通 知鄫子在防地(今曲阜市东南)见面,见面后季姬劝鄫子朝拜了鲁僖公,暂时缓和了两国关系。但季 姬直到次年九月才回到鄫国。前644年,“夏四月丙申,鄫季姬卒”。到十二月,鄫国又遭淮夷入侵。前641年 ,宋国国君和曹国、邾国国君在曹国南部举行盟会,鄫子本应与会,但未按时参加,只能赶 到邾国与邾子相会,得罪了正在谋求霸权的宋襄公。宋襄公指使邾子将鄫子扣留,竟 然要杀掉鄫子来祭祀睢水之神,威胁东夷族诸国臣服。后来,将其杀于次睢之社(今临沂市)。 在东夷族诸国中,除莒、邾还有一定势力外,鄫、郯一类小国,基本没有什么独 立性。至前591年 “秋七月,邾人戕鄫子于鄫”。国君被暗杀,而鄫国却无力报仇。

此前,鲁僖公之女嫁给鄫君时泰,生公子巫。不久,时泰又娶莒女,生子后欲立为嗣,危及巫的地位。前569年 ,鲁襄公到晋国,晋侯宴请襄公时,襄公请晋 国国君同意鄫国作鲁国的附庸。晋侯初不同意,鲁国大夫孟献子解释说,因为鲁国与 仇雠之国齐太近,希望长期听命晋国,交纳贡赋;但鲁国国力很弱,所以借助鄫国的 贡赋来供应。晋侯听后同意了鲁国的请求。莒、邾知道了这一消息,于十月伐鄫。鲁国臧孙纥“救鄫,侵邾”,结果败于狐骀(今山东滕县东南)。第二年,鄫太子巫和鲁国大夫叔孙豹到晋国,完成了鄫国附属于鲁国的行动。鲁国自知无力保护鄫国,而此时晋国也徒有霸主之名,国力大不如前。鄫国近晋鲁的行为,自然受到莒国的反对,还未等巫由晋返鲁,莒国便杀了鄫君时泰,立莒女的儿子为新君。公子巫无家可归,只好到鲁国避难。到鲁襄公六年(前567) 秋天,莒国再次出兵,将鄫国灭掉 。《春秋公羊传》于襄公五年“叔孙 豹、鄫世子巫如晋”条下记载地说法是:莒国之女嫁鄫国国君为继室,所生女儿返嫁于莒,女与莒人生子,是为鄫国国君的外孙。莒国人欲立鄫子外孙 为鄫国国君,排斥鄫国太子。鲁襄公六年果真这样做了,鄫国绝祀,等于亡国。尽管晋国派人到鲁国责问为什么莒灭鄫而鲁国袖手旁观,也不过是虚张声势,不了了之。后来莒国干脆废掉鄫国之君。公子巫复国无望,便在鲁国的武城(今平邑县)长期住下来,并改鄫为曾。公元前538年,莒国被鲁国灭,鄫国为鲁国所收复。

春秋时期的著名人物有季文子和曾子。季文子(?—前568年),即季孙行父。在鲁国久执国政,辅佐鲁宣公、鲁成公、鲁襄公三代君主。为稳定鲁国政局,曾驱逐公孙归父出境。大权在握,一心安社稷。克勤于邦,克俭于家。他执掌着鲁国朝政和财富,然其妻、妾不穿锦缎,只穿布衣,府无金玉,马不食粟,忠贞守节,遇事三思而后行。季文子死时,没有家私积蓄以大夫礼节入殓,以他用过的家用器具陪葬。《国语·鲁语》中有个故事,说季文子虽官居鲁国宰相,但是他的妻子儿女却没有一个人穿绸缎衣裳;他家里的马匹,只喂青草不喂粟米。孟献子的儿子仲孙很瞧不起季文子这种做法,于是就问季文子:“你身为鲁国的宰相,可是你的妻子不穿丝绸衣服,你的马匹不用粟米来喂。难道你不怕朝廷上百官耻笑你吝啬吗?难道你不顾及与诸侯交往时会影响鲁国的声誉吗?”季文子回答说:“我当然也愿意穿绸衣、骑良马,可是,我看到国内老百姓吃粗粮穿破衣的还很多,我不能让全国父老姐妹粗饭破衣,而我家里的妻子儿女却过分讲究衣着饮食。我只听说人们具有高尚品德才是国家最大的荣誉,没听说过炫耀自己的美妾良马会给国家争光。”孟献子闻知,怒而将仲孙幽禁了7天。受到管教的仲孙,亦仿而学之。消息不胫而走,在季文子的倡导下,鲁国朝野出现了俭朴的风气,并为后世所传颂。季文子还立兰陵为次室,成为他管理鲁国朝政的第二办公室。后人为纪念他,将所葬之地神峰山称鲁卿山,后改为文峰山,山东面的河称季文子河。

曾子(前505年-前435年),名参,字子舆 , 鄫太子巫的第五代孙,被后世尊为“宗圣”,是孔子的早期弟子之一。生于鲁国南武城(今嘉祥县),他勤奋好学,颇得孔子真传。他积极推行儒家主张,传播儒家思想,并在修身和躬行孝道上颇有建树。是孔子学说的主要继承人和传播者,在儒家文化中居有承上启下的重要地位。 曾子三十九岁时,离开武城进入越国讲学。在今磨山镇华岩寺村,相传曾子曾在此地讲学授徒。当时越国迁都琅邪,鄫国故地已归属越国。曾子到鄫国故地追念先祖,凭吊故国,实践了自己“慎终追远”的主张。

春秋后期至战国时代,从公元前487年到公元前261年200多年间,今县境成为齐国、吴国、越国和楚国等大国争霸的战场,先后成为其边境属地。吴、越都是长江下游国家,公元前506年至前494年,吴国在吴王夫差带领下先后打败楚国和越国,前487年北上攻占齐鲁南部地区,今县境成为吴国的属地。惨败后的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东山再起,公元前473年,越再伐吴,夫差战败自杀,吴亡,吴国属地为越国所有,今县境结束了吴国14年的统治。鄫国原本齐鲁之国,吴亡后成为南方越国、北方齐国和西南楚国争夺的地区。越王勾践为在中原争夺霸业,开始出兵北渡淮水,召集齐、晋等国,在徐州 ( 今山东滕县 ) 会盟。在徐州之盟会上,越仿照以往霸主的做法,向周王室致贡,请徒有虚名的周王室主持盟会。周元王派使者“赐勾践以胙肉,命为伯”。勾践在盟会后,为了表现自己的大国霸主的风范,把吴国原来占领楚国的“淮上地与楚,归吴所侵宋地於宋,与鲁泗东方百里。当是时,越兵横行於江、淮东,诸侯毕贺,号称霸王。”并迁都于琅玡(今诸城)。在前414年后两年内灭了滕国和郯国。这时楚国水师战船逆泗水、泇河、沂河北上,沿沂河西部一线驻军设防,修筑城邑。

鄫国原来依靠齐国来抵抗越国的。公元前405年齐内乱,越就乘机攻灭鄫。越国虽在琅玡建立国都数十年,在齐国、楚国的攻伐中,终未能在北方站稳脚跟。鄫国又为楚国夺取,成为和齐鲁对峙的边境要地。


打印 关闭